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584469655qq

http://www.tubemales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介绍的再好,都不如你去发现我的好,本人爱好酷爱动漫!两个人之间,并非只有爱情,还有友情,不要让爱情淹没了友情!爱可贵,友至真。既然我们做出了对彼此的承诺,我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,答应你的我一定、必须做到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三八线上的小岛  

2010-06-29 12:1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天光大亮。

 

穿迷彩服的军人在港口边升起一面正方形黄旗。整个白翎岛的渔民都知道了,今日可以出海。

 

解缆,启动摩托,渔民脸上却不见期待。他们知道,出海也走不远,收获最多的是螃蟹和一种叫“哆唻咪”的半尺长小鱼。

 

白翎岛,韩国最北,距离朝鲜仅仅16公里(离朝鲜一个外岛仅10公里),天气好的时候,对岸长山脉络清晰。由海上“三八分界线”算起,加上南北各自两公里的非武装地带,韩国政府最后规定白翎岛渔民的捕渔范围,在3公里以内。

 

渔民亦不能在天黑后出海。“天安舰”在小岛西南爆炸后,归港的时间更提早到晚6时。其他渔民通常在夜间作业,好用灯光吸引夜行的大鱼。但白翎岛渔民习惯了日间撒网,“这样比东边渔民少收了八成鱼,”金明姬拉着鱼线说。

 

韩国海军陆战队管理渔港。问升旗的年轻士兵,一年里大概有多少天不能出海?不远处军官先抢了话:“这是军事秘密。”白翎海域多乱流,韩国渔船不止一次误入朝鲜水域,其实是水拖船走。

 

我们乘摩托艇靠近渔船,打听局势,渔民们大多坚拒。有的甚至比划着说,说多了要坐牢。其实,“天安舰事件”后,他们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记者,家家能拿出几张电视台名片,车船租金也跟着疯长。

 

没过多久,渔民们发现记者不是“财神”,更象是灾星。因为人们被煽情的报道吓坏了,没人来这里旅游。游小岛,吃海鲜,本来是这里的特色。但三月以来,整条街都空荡荡。金明姬对记者还算友好,允许我们登船。她手起刀落,劈开一颗海胆,剖出嫩黄软体——入口鲜甜,好吃到想哭。

 

她今晚不回去经营餐馆了,反正也没客人。整晚只来了一个熟人,半卖半送出去一盘鱼生。三个月了,渔舟唱晚,却不见袅袅炊烟。

 

先前拒绝根我们说话的渔民也回来了,低头收拾小银鱼。渔妇半挽着裤管过来帮忙,一个劲解释,这里平时很安全,也就是听点军事基地的炮声枪声,还有时跑过来几个朝鲜人,马上被政府直升机带走。“政府应该给我们补贴,完全是政治影响……”男人连忙阻止,不准再问了。

 

象我这样的过客,极力克制不用“世外桃源”来形容白翎岛。四千多居民,一条公路,两边是绿汪汪水稻和红艳艳的鲜花。路上很久见不到一个人,黄色分道线笔直,看久了眼晕。稻草人都吓不住鸟儿,种地的老伯不得不挂一只白翎鸟尸体,阻喝三军。屋檐下铁链拴起来的狗,看见生人竟摇尾高兴。

 

司机沈贞顺说,她有时坐船去首尔,就为了看人,看来来往往花花绿绿的人。一名外地女游客,看见我们就过来敲车窗,说自己已经呆了三天,“到极限”了,要回去感受热闹。

 

这宁静的小岛,竟对朝鲜构成最大的军事威胁。游人嬉戏的海滩,沙质异常,随时可以变身军用飞机跑道。这种软中带硬的沙子,全世界只有两处。

 

白翎岛,也是宗教分界线。1893年,基督教从这里登陆韩国,建起第一座教堂。现在全岛依然信奉基督,而不是韩国主流的佛教。16公里外,对岸信奉的宗教是“主体思想”。

 

水上“三八线”将白翎岛划在韩国一边,但小岛的水下陆地,竟与朝鲜相连,难怪对岸从来没有放弃主权要求。不过,韩国政府完全不用担心岛民心向。我们上岛的那晚,韩国足球队对阵乌拉圭。地理版图上遥远的北角,男女老幼齐齐出动,身穿红色啦啦队服,聚集在广场大屏幕前加油。足球,是韩国人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,效果远胜于白翎港连天蔽日的太极旗。

 

归航,遇上大雾。不得不在凌晨爬上货运渡轮返首尔。船老大一壶浊酒,黑红着脸说,我们知道中国人帮朝鲜人打过仗,可是我们宁可跟中国人在一起,也不愿跟日本人讲话,他们殖民了我们三十多年……这是我们心底里的感情……

 

中国也许不必担心朝鲜半岛的统一,韩国的心向。end

  评论这张
 
& m熳舉=" |0" frameb o ; 熳舉=" & w wpw wp-d .t pntogsep">|        

用微信  “扫一扫”

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。

 

用易信  “扫一扫”

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。

 
熳舉=" inpucript ty> inpucript ty> inpucript ty>三八线上的ng?1" /> inpucript ty>

穿迷彩服的军人在港口边升起一面正方形黄旗。整个白翎岛的渔民都知道了,今日可以出</P妹 <>

解缆,启动摩托,渔民脸上却不见期待。他们知道,出海也走不远,收获最多的是螃蟹和一种叫“哆唻咪”的半尺长小</P妹 <>

白翎晚,韩国最北,距离朝鲜仅仅16公里(离朝鲜一个外岛仅10公里),天气好的时候,对岸长山脉络清晰。由海上“三八分界线”算起,加上南北各自两公里的非武装地带,韩国政府最后规定白翎岛渔民的捕渔范围,在3公里以</P妹 <>

渔民亦不能在天黑后出海。“天安舰”在小岛西南爆炸后,归港的时间更提早到晚6时。其他渔民通常在夜间作业,好用灯光吸引夜行的大鱼。但白翎岛渔民习惯了日间撒网,“这样比东边渔民少收了八成鱼,”金明姬拉着鱼线</P妹 <>

没过多久,渔民们发现记者不是“财神”,更象是灾星。因为人们被煽情的报道吓坏了,没人来这里旅游。游小岛,吃海鲜,本来是这里的特色。但三月以来,整条街都空荡荡。金明姬对记者还算友好,允许我们登船。她手起刀落,劈开一颗海胆,剖出嫩黄软体——入口鲜甜,好吃到想</P妹 <>

她今晚不回去经营餐馆了,反正也没客人。整晚只来了一个熟人,半卖半送出去一盘鱼生。三个月了,渔舟唱晚,却不见袅袅炊</P妹 <>

先前拒绝根我们说话的渔民也回来了,低头收拾小银鱼。渔妇半挽着裤管过来帮忙,一个劲解释,这里平时很安全,也就是听点军事基地的炮声枪声,还有时跑过来几个朝鲜人,马上被政府直升机带走。“政府应该给我们补贴,完全是政治影响……”男人连忙阻止,不准再问</P妹 <>

象我这样的过客,极力克制不用“世外桃源”来形容白翎岛。四千多居民,一条公路,两边是绿汪汪水稻和红艳艳的鲜花。路上很久见不到一个人,黄色分道线笔直,看久了眼晕。稻草人都吓不住鸟儿,种地的老伯不得不挂一只白翎鸟尸体,阻喝三军。屋檐下铁链拴起来的狗,看见生人竟摇尾高</P妹 <>

司机沈贞顺说,她有时坐船去首尔,就为了看人,看来来往往花花绿绿的人。一名外地女游客,看见我们就过来敲车窗,说自己已经呆了三天,“到极限”了,要回去感受热</P妹 <>

这宁静的小岛,竟对朝鲜构成最大的军事威胁。游人嬉戏的海滩,沙质异常,随时可以变身军用飞机跑道。这种软中带硬的沙子,全世界只有两</P妹 <>

白翎岛,也是宗教分界线。1893年,基督教从这里登陆韩国,建起第一座教堂。现在全岛依然信奉基督,而不是韩国主流的佛教。16公里外,对岸信奉的宗教是“主体思想</P妹 <>

水上“三八线”将白翎岛划在韩国一边,但小岛的水下陆地,竟与朝鲜相连,难怪对岸从来没有放弃主权要求。不过,韩国政府完全不用担心岛民心向。我们上岛的那晚,韩国足球队对阵乌拉圭。地理版图上遥远的北角,男女老幼齐齐出动,身穿红色啦啦队服,聚集在广场大屏幕前加油。足球,是韩国人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,效果远胜于白翎港连天蔽日的太极</P妹 <>

归航,遇上大雾。不得不在凌晨爬上货运渡轮返首尔。船老大一壶浊酒,黑红着脸说,我们知道中国人帮朝鲜人打过仗,可是我们宁可跟中国人在一起,也不愿跟日本人讲话,他们殖民了我们三十多年……这是我们心底里的感情</P妹 <>

中国也许不必担心朝鲜半岛的统一,韩国的心向</P妹 ng?1" /> inpucript ty>狄野ng?1" /> inpucript ty> inpucript ty>

& wrdbw-how phm熳 v> 糰=" handiv clarap p ="npnt fibe">  |&n熳 v> v> v>
&nbs "熳舉=" cbw-gTagT:'nt">三八线上的',熳舉=" cbw-A//brnbw:'bsp;   &nm;">   天光大羂r\nP>

&nbsP\>\r\nP>

穿迷彩服的军人在港口边升起一面正方形黄旗。整个白翎岛的渔民都知道了,今日可以出n\>\r\nP>

&nben\>\r\nP>

解缆,启动摩托,渔民脸上却不见期待。他们知道,出海也走不远,收获最多的是螃蟹和一种叫“哆唻咪”的半尺长小n\>\r\nP>

&nben\>\r\nP>

白翎晚,韩国最北,距离朝鲜仅仅16公里(离朝鲜一个外岛仅10公里),天气好的时候,对岸长山脉络清晰。由海上“三八分界线”算起,加上南北各自两公里的非武装地带,韩国政府最后规定白翎岛渔民的捕渔范围,在3公里以n\>\r\nP>

&nben\>\r\nP>

渔民亦不能在天黑后出海。“天安舰”在小岛西南爆炸后,归港的时间更提早到晚6时。其他渔民通常在夜间作业,好用灯光吸引夜行的大鱼。但白翎岛渔民习惯了日间撒网,“这样比东边渔民少收了八成鱼,”金明姬拉着鱼线n\>',熳舉=" cbw-blo:'',熳舉=" cbw-Url:yId('blog/static/13241701720105290175',熳舉=" isPublsthed:1,熳舉=" is"ed:fa },熳舉=" 100&:0,熳舉=" mo![ey.set:0,熳舉=" id="pub.set:1277785070175,熳舉=" pertuba t:'cbw-blog/static/13241701720105290175',熳舉=" com/lo"Cou=":0,熳舉=" com-Com/ogiCou=":0,熳舉=" recom/logCou=":0,熳舉=" bsrk:-4&w,熳舉=" publstherId:0,熳舉=" recomBbw-Hoet:fa },熳舉=" cure.paRecomBbw-:fa },熳舉=" attach/ogisFproIds:[],熳舉=" vote:{},熳舉=" groupgTag:{},熳舉=" com/fritatus:'ion:',熳舉=" f scowss="st:'unF scow',熳舉=" id=Succ:'',熳舉=" visi neProvince:'',熳舉=" visi neC/ry:'',熳舉=" visi neNewUser:fa },熳舉=" i=1&AddgTag:{},熳舉=" mcom:'#ff',熳舉=" m-bk:'',熳舉=" srk:-4&w,熳舉=" remindgoodn" hecbw-:fa },熳舉=" isBlackVisi ne:fa },熳舉=" israndYod"sAd:fa },熳舉=" b=1&Igino:'

我介绍的再好,都不如你去发现我的好,本人爱好酷爱动漫!两个人之间,并非只有爱情,还有友情,不要让爱情淹没了友情!爱可贵,友至真。既然我们做出了对彼此的承诺,我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,答应你的我一定、必须做',熳舉=" hm-bk:'1',熳舉=" selfRecomBbw-Cou=":'f',熳舉=" shtolo_itmgle:' >'熳舉=" }手机博客"

{/ } { st } {if !!a } e e
&nbe g熳舉=" < 沙缀博_t">- 熳舉<2px; {/ } { st }- 熳舉<2px;绿绿标签!

g熳舉=" <{lsta a as x } {if !!x }
0 } p
{lsta b as y } {if !!y } li
记录标签: {lsta a as x } {if !!x } li
{ } { st } { } { st } { } { st }八线今天- 熳舉<2px;4}{bahak}{/ 熳舉=" <{if !!x } li
- 熳舉<2px; {/ } { st } {if !!(bbw-Dat=de.tleBbw-Pertuba t) } &nbe  &nbep; p g熳舉="{ } { st }新闻广告 - 熳舉<2px;新闻 p g熳舉=" ndiv cla="$sbgi"g熳舉=" < 7}{bahak}{/ 熳 li
新闻客户端 妹 >熳 p g熳舉=" < p g熳舉导4"熳舉="<="ndiv cla fl blta"l ="g熳舉="=h4 div clapnto fw0 ltt s>导4"熳舉="<="ndiv cla fl blta"l ="g熳舉="=h4 div clapnto fw0 ltt s>将导4"熳舉="<="ndiv cla fl blta"l ="g熳舉="=h4 div clapnto fw0 ltt s>更多妹 7妹 p;|模块结构- 熳舉<2px; ndiv claclostil熳舉=" < &nbe &nm;">&n投票给熳舉=" < { fir1&zopwoca&nm;">&n“${b[voteToOpwoca_index]}”m;">&nm;">&n熳舉=" < { } { st } {if (x.role!="-08) },“我是${c[x.role]}”m;">&nm;">&n{ } m;">&nm;">&nm;">&nm;">&n &nm;">&nm;">&nm;">&n${fn1(x.voteTset)}收 {if x.userNams==''}{/ 熳舉="{ } { st } /2px;将说焕,看侥沙作为p>将说;“标识熳 id="wblos将标谦里以英文逗号分隔沙诅:"标谦1,标谦2"熳 id="wS/r?Prefix绿相关p>将数目,mo!e为默认绿显>模式(1为p>字,2为图台名3为自齐畅 &nbe g熳舉=" ndiv clar cr h4&w"sm;">&nbe g熳舉=" g熳 ndiv class=mb lcr bh &nbe g熳舉=" ndiv clar br bh"sm;">&nbe g熳舉=" ndiv clac bc bh lcr"sm;">&nbe g熳舉=" g熳 g熳 g熳舉=" ndiv clal wl g lg h4&w"sm;">&nbe g熳舉=" ndiv clal wl t lt"sm;">&nbe g熳舉=" ndiv clal wl b lbilm;">&na> g熳舉=" ndiv cla ir g rg h4&w"sm;">&nbe g熳舉=" ndiv cla ir t -stam;">&na> g熳舉=" ndiv cla ir b rbilm;">&na> g熳舉="a> g熳舉a> g熳舉a ndiv class=&na> g ndiv clar hilm;">&na> g ndiv clac hilm;">&na> g > ga> g熳 ndiv class= tm"="nof scow"